您現在的位置:江蘇省高新技術創業服務中心 >> 科技創業咨詢

用1200款零食告訴你,咨詢2.0如何讓傳統企業成功逆襲

發布人: | 發布時間: 點擊數:

        良品鋪子在過去的幾年中成就了一個奇迹,它能讓消費者連續4年,每天吃上不重樣的零食——1200款零食産品同時出現在貨架上是一個驚人的數字,而它現在仍以每年新增300~400款新品的速度增長着。

        這些數字間接反映了良品鋪子的數字化能力——得益于全渠道(B2B、B2C)的基礎平台和對大數據、移動、社交相關新技術的把握,良品鋪子不止成功吸引了消費者的眼球,也“抓住了”消費者的嘴。

        在像在食品零售行業這樣一些傳統得不能再傳統的行業中,人們更容易看清數字化轉型的意義。它甚至可以幫助良品鋪子在具體消費場景中定義出不同的零食組合,并讓對應的消費者可以在相應的購物環境中買到它們。就像我們能在電影院買到爆米花和可樂一樣。

        這是一個巨大的改變。在更早的數年間,互聯網背景下那些自帶“創新屬性”的新興公司是市場的寵兒。他們不止帶來了新科技,也帶來了新思維的沖擊——“互聯網思維”就是一個典型,現在它甚至在傳統行業中也早已“脍炙人口”。

        轉折點在于數據。當面向雲計算、人工智能和物聯網等趨勢已日漸明朗的時候,那些被定義為傳統企業的管理者蘇醒了。他們開始意識到,數據的擁有者才是手握着下一個時代決定權的人——而不是那些僅僅手握“新工具”的新興公司——前者将在寫就自身“發家史”的同時,改寫一個時代。

IBM GBS 麥俊彥

        有趣的是,IBM這家百年科技公司用數據确認了這一高度統一的認知。它在2017年完成了一項驚人的工程,調研了1.3萬名企業高管,其中包括了1700位中國企業的高管。

        調研中,這些企業高管表達了過去幾年隐藏于心中的焦慮,一種面對新興企業挑戰時無法回避的焦慮。好消息是,有約3/4的高管表示自己已經意識到,最終真正有能力為行業帶來颠覆性改變的,并不是他們焦慮的對象,而将是他們身邊那些積極創新的傳統企業。

        有一些自負?并不是,因為他們清楚,自己坐擁着這個數字化世界中的一座座金礦——數據。

        良品鋪子隻是一個極易為“C端”所認知的數字化轉型案例。他們在2015年與IBM簽署戰略合作協議時,瞄準的是全渠道信息化系統體系建設。此後,基于業務與IT融合,又啟動了如BLM(業務領先模型)等項目,它們支撐起了今天整個公司的戰略規劃和部署。

        “傳統企業掌握了80%的數據。”IBM大中華區全球企業咨詢服務部總經理麥俊彥說,正如傳統企業意識到的那樣,它們存在于防火牆之後的企業内部。

        在這一點上,良品鋪子足夠生動,但仍不足夠典型,如果去看IBM GBS在傳統行業的那些客戶,我們将很容易理解什麼是手握數據的傳統企業:伊利集團、太平洋财險、漢能集團、大衆車聯網、中國海洋石油……

        “現在是傳統企業逆襲的時候了。”在此前舉辦“2018 IBM人工智能與數字化重塑行動日”中,麥俊彥提醒企業管理者說,“傳統企業要做出決定,是不是要踏上重塑之旅,成為新的颠覆者。”

        其實這些企業管理者此前已經作出了決定。IBM第19次全球高層調研報告顯示,企業高管對新興技術的熱情不斷高漲,絕大多數企業正在準備為新一波技術進行投資。目前已有71%的企業計劃投資移動技術,54%的企業計劃投資雲計算和物聯網技術,24%的企業計劃投資發展人工智能與認知技術。

        這些熱情填滿了傳統企業“數字化重塑”的想象空間——這是當下IBM GBS企業咨詢服務中定義的一個基礎環節,在完整咨詢服務構成中,還包括了Watson流程再造、認知和自動化以及流程外包服務、新一代企業數字化核心應用平台、微服務和雲遷移,以及認知企業自動化等内容。

        不難看出這些服務内容中強烈的新興科技屬性。IBM顯然有理由認為,它們将成為“數字化企業”崛起的重要憑借——在經曆了互聯網的高速發展後,企業不僅與特定用戶和群體建立了關系,還在更廣泛的價值鍊和生态系統中實現了供應鍊同步。

        在這一背景下,企業業務架構變革,或者說社會發展的主要推動力已經變為快速崛起的新興技術,和善于利用這些技術的傳統企業。

        以經驗為本質的企業戰略咨詢服務也因此煥然一新。傳統戰略咨詢的“商學院”模式,依靠的是百年工業曆程積澱的管理理論,關注點集中在戰略規劃、組織架構和财務績效等核心層面;進入數字化世界後,新興技術成了企業創新成長的驅動力,“商學院”模式開始漸漸落後于時代的需要。

 

        “原理依然适用,隻是其中信息技術的權重發生了巨大的變化。”董海軍說,他是IBM大中華區全球企業咨詢服務部數字化技術戰略負責人。

        這種變化最初在5年前的2013年開始明朗化。那一年,智能手機的銷量第一次超過了PC機——蘋果擊敗諾基亞的故事讓所有行業都開始注意到移動互聯網的威力,接下來則是雲計算、大數據、AI、IoT……信息技術開始全面影響企業從戰略到執行的每個環節。

        埃森哲近5年為此收購了22家公司,其中包括PacificLink、Altima和Mackevision等技術、設計或營銷公司;德勤為增強數字技術則收購了Well Placed Cactus等。

        它們的目标一緻,盡快從傳統“商學院”模式轉型,形成對技術有深入理解,擁有豐富行業經驗,具備從戰略規劃到落地實施的全面服務能力,以及打造不斷開拓創新的合作模式。

        這一目标指向了一種全新的企業咨詢模式——企業咨詢2.0時代的“科技院”模式。

        懂技術、懂管理,自身又有着豐富轉型經驗的IBM成了這場曆史性轉變中的“受益者”——1960年,硬件和系統管理業務占IBM營收的90%,如今這個數字還不到10%。

        在“科技院”概念下同業相較,這些顯見的優勢,讓IBM GBS自帶了科技光環。

        在過去三年中,IBM用于研發、資本支出和收購的費用達到了370億美元;在2017年取得的9043項專利中,有超過50%的專利屬于AI、雲計算、區塊鍊和網絡安全等新興技術領域,其專利數量已連續25年居美國之首。

        這是支撐“科技院”模式的“後台”。自17年前收購普華永道咨詢業務至今,IBM的科技公司屬性從沒有像今天這樣“跨陣營”地閃閃發光:既在IT咨詢陣營之内,又在傳統咨詢業務陣營之中。

        “科技院”所能提供的“2.0時代”的企業咨詢服務将成為企業走上“數字化重塑”之旅的重要憑借,它的目标是認知型企業。

        在IBM商業價值研究院撰寫的《認知型企業白皮書》中,IBM給出了關于認知型企業的描述和通向它的路徑,人們可以在官方網站中免費下載它。其中内容包括了如何轉型為認知型企業的相關話題。

        “它需要經曆七個步驟,會涉及人、數據、技術架構、安全、文化、做事方式和工作流等環節,”麥俊彥認為,企業轉型未必需要按順序完成這些轉型,但其間的每個環節在轉型中都将缺一不可。

版權所有:江蘇省高新技術創業服務中心